arashi同人文主山组/润智,新增其他同人,详细见下方标签。非商用转载可以但请标注来源,请自觉尊重版权。

16周年おぬでとう️

我的偶像团体出道16周年了!!!太棒了!!今后也要五人在一起~~~

#张鲁一#新人补剧指南(lofter搬运版,出新剧更新)

【插刀手爱丽丝】:


*以下顺序为个人推荐。电视剧电影均有全集和cut两种选择(移步微博@张鲁一影迷会资源站 和B站,关键字张鲁一),话剧网上有部分片段,想看全本请网购正版话剧录像。


*待更新


【2015.8.14更新】


已公布未拍摄剧集:暂无


正在拍摄:《花开如梦》(拍摄地:上海;时代背景:30-70年代;类型:爱情、家庭、怀旧)《麻雀》(拍摄地:上海;时代背景:抗战时期;类型:民国、谍战)


已拍摄待播剧集:《东方战场》《我的老婆大人是80后》《他来了,请闭眼》《1945黎明之战》


【2015.7.23更新】...


[山组]夕阳

在梦里,海滩边就像老电影呈现昏黄色,浪花拍在沙滩上留下深浅不一的痕迹。或许会有一两只螃蟹游走沙石中,但在沙滩边缘的两个人却自顾自地说笑着,笑声混合在涛声中,喧闹中又显安宁。

大野智过去的梦想是在能见到大海的地方居住,只是横滨虽是港口但也不是能一眼就能见到海,尤其是住在市区的房子里。如果问大野智这算实现他的梦想吗,他肯定会开心地点头。

上午的暴雨总算停了,雨云渐渐散开,阳光毫不客气地挤进大地。

大野智打开窗户,让自然风灌入屋内,放在桌上的书本被吹动了书页。安置在客厅的香薰被风吹淡了味,但大野智更喜欢这样的味道。

着手收拾屋子,只是上了年纪的身体不得不在擦完地后迫使大野智停下休息。

玄关...

[山组]活着

#1

第一次看见他是在手术结束后。

四小时的手术没能救回患者的生命,沮丧从手术室的门缝钻了出去,等在外面的家属仅是看着医生的脸就明白一切无法挽回。女人们痛哭,男人们失神,走廊弥漫着悲伤的情绪。

樱井翔摘下口罩。他不是这个病人的主治医生,之后的说明和后续工作不需要他,他的任务只是在手术时提供技术支持。可就算如此他内心也不好受,深深看了眼病人家属后只能无奈离开。

“怎么了?这是哭吗,为什么哭,人死了不是一件很幸运的事吗?”

声音既轻又晰,带着一丝困惑。

樱井翔停下脚步,回头见一个穿着黑色西服的男人蹲在家属边上,手指还戳着家属的脸蛋。家属没有理睬他,只是埋头痛哭。

樱井翔发誓这是他见过...

[山组]十年

Part.1 十年之前


#1

秋季的太阳还带着夏季未散的灼热,但学校天台依旧有人爱靠在那些个隐隐发烫的栏杆上。

三五成群的男生打扮得流里流气,一看便是不良少年。尽管是未成年,但他们毫不在乎什么规定,将私带的香烟拿出来,几人跃跃欲试。

啪嗒,打火机的火焰窜了上来。第一根烟凑了过去,可突降一物把撞进他们怀里。拿着打火机的人险些把自己烧着,他大叫地跳起。

“好烫!谁干的!”

他怒气冲冲,当看清怀里的东西时脸立马变成赔笑。

“呵呵,老大。”

男生点头哈腰地朝稍远的几个男生说道。

就算同是天台的栏杆,也不是谁都能占到最好位置。这些男生的老大当然可以拥有他想要的地盘,而他最好的兄弟自...

一个人不行,四个人也不行,六个更加不能。必须五人,只能是这五个人。含泪发誓要成为TOP的你们站在荣耀之地心怀对所有人的感谢,但我们也感激你们给了我们如此美好的梦。十五周年快乐,一直快乐,一直五个人的走下去。

他是偶像,只是偶像,但是个敬业的偶像。他很神秘也很普通,他能包容大众唯独对自己严格。他从不承认自己领导团体,但他在台后扛起责任守护弟弟们。他有才能却对此毫无自觉。他经常躲在后方让自己沉默,但又像闪电降临舞台。他是个男人,长着一张软软的娃娃脸,但他是真正意义上的男人。

朋友,一辈子的。不需要语言,仅是眼神就明白对方所想。彼此间的安定无需多言,无论谁追随着谁,最后并肩的还是你。

[山组]kiss me

巴士绕过街巷,阳光斜斜地漏进车厢,平添一层金色。

大野智头靠车窗,望着街景发呆。

由于不是休息日,巴士上的人并不多。也多亏如此,少得可怜的乘客并未发现大野智的存在。

工作很累,当然相比成员们的还有更需要努力的地方,但不以为着不会有疲惫。或许娱乐圈真的不适合他吧。

口袋里还有随身听,但他没有戴上耳机。

阳光实在太美,心中的音符随着光线变动而自行在脑海里奏起。

朦胧间想要睡觉,他还真放任自己闭上眼。

口袋在震动,并不知道是谁打来电话,但在这片刻不想接听。

或许之后会被骂吧。但偶尔的也想做个任性的笨蛋。

车晃动数下,开始转弯。

大野智的眼睛忽然睁开,脸贴着车窗。

他看见了!...

[山组]你风景中的眼中情

#1

坐在排练室,润还宛如梦中。只有在姐姐说起的故事中发生的事情,也会落在自己身上。

身边来来往往差不多年龄的男孩,或是蹲着或是坐着。像他一样新来的孩子则无一例外的紧张。

带着朦胧未知的好奇跟着编舞老师学习舞蹈,但动作并不简单,虽然他听到老师说这只是简单的基础动作,不过润想像他们这样第一次接触的人不会也是正常。

可是老师很凶,有些孩子被吼得哭了起来,随即又被老师吓回眼泪。

挨到休息时间,几个孩子哄地向洗手间跑去。

“喂!别在走廊上跑!”

稚嫩的声音却发出警告的言语。

润停下来,回头看去,与自己一般大的男孩就站在身后怒视着冲向洗手间的孩子们。

“很危险的,不要在走廊上跑。”...

© shinDYZ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