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ashi同人文主山组/润智,新增其他同人,详细见下方标签。非商用转载可以但请标注来源,请自觉尊重版权。

[山组]S与O

给自己留底

没穿裤子的大叔组:

命题:你与我眼中的风景




—S—


工作虽然光彩,却伴着强大的不稳定。说不定合适就会因为小事从云端落入尘埃,这也是身为偶像的宿命。在命运场所听到成员说起曾想退出的念头,一半是惊讶,另一半却是认同。如果当年可以选择,自己是无法选上这条路。然而他不后悔,就算这样的工作,他也得到没有任何东西能媲美的宝物。


坐着出道时的游艇,五个人看向同一个方向,广阔的海域一望无际,当年的不安依旧残留在心底,可是“并非一人”的力量在五人中鼓动,就算在开阔的天下也能立足。眼前是他们的光景,一直以冷静著称的樱井翔都不免有些眼睛湿润。


这样的岚,想要一直守护下去。然而随时都有被破坏的可能出现。


“现在翔子(女友)有吗?”


顺着人生与结婚的话题,录制节目的人妖之一顺口一问。


尽管脸上没有表露出来,但心脏猛地撞击胸膛,他只能含笑地看着人妖。


“有吗有吗?”


周围的人妖们顺势起哄。


“翔子没有哦。”


借着机灵,樱井翔出色地给了答案。不是确切的答案,既可以联想成否定也可以联想成肯定。可是樱井翔知道,无论有没有女友都不重要,就像之前说的那样——结婚是充满风险。


大家打着哈哈揭过话题,录制顺利结束,樱井翔离开收录地。


“女友什么的,真的没有?”


当樱井坐上保姆车,坐在前排的经纪人回头问。


“呵,怎么连你也跟着问。”


樱井笑着回答,因为车内光线不足而看不清表情。


“毕竟如果真有的话也要向事务所报告,以防万一。”


樱井翔靠着背椅,侧头望着车窗外倒退的风景。


“有心仪的人却不能给回应,这算有吗?”


原本就低的声线更为低沉,经纪人苦笑了下,回身坐好。


樱井翔从包中取出手机,有好几封邮件,大多是成员发来意味不明的邮件。一封一封读完后,手指停在落款为大野智的邮件上。是在居酒屋里和松润的合影,两个人笑得很开心,但显然都喝高了。


——小翔,这里的东西很好吃,下回一起来吧。还有工作辛苦了,记得好好休息。


樱井想好笑地把照片保存,随后点开最后一封,没有署名。


——樱井先生工作辛苦了。午时品书之际想起上次樱井先生所说之言,颇为有趣,便听从建议,果真很有效果。很期待下次会面,这回该由我想樱井先生介绍一二。


无论从哪个角度都无法看清这封邮件在说些什么,但樱井翔却能读懂。这也当然,因为写邮件的人是以结婚为前提介绍给自己并会面多次的女人。在初次相见时樱井直截了当地告知对方,他是无法轻易结婚的人,就算将来有这个可能但也要等很久,就算十年、二十年也不为过。


女方最初的惊讶过后,温柔地笑着握住樱井翔的手。


“没关系,我愿意等樱井先生。”


“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樱井先生。”


女方并不完全算是樱井的type,尤其笑起来的时候眼睛不是月牙弯。可是对着这张笑脸,樱井翔感觉身上一些沉重东西变得轻松了,简直就像——


就像面对队长时感觉一切问题都能解决的安心感似的。


“对不起,我现在无法回应你什么。”


樱井翔握住女方的手,热度传递给彼此,连同不安和歉意。


“我说了,我喜欢樱井先生,无论多久我都会等下去,只要樱井先生别走得离我太远。”


女方温柔的声音险些让这个男人动容。


“谢谢。”


樱井翔想,或许几年后真的能完成自己的规划,能组成个家庭,温柔的妻子和两三个儿女,一定会很幸福吧。


这样想着的樱井翔故意无视心底的一丝刺痛,高兴地和女方交换邮件地址。




—O—


春天来临的夜晚正舒服,大野智庆幸自己没有花粉症,打开窗户任风穿梭屋内。


排练舞蹈比想象中的早结束,他没有打开屋内灯,而是拉开窗帘,没多少家具的客厅里被蒙上月光特有的朦胧感。


手机唐突地响了一声便被挂掉,坐在沙发上发呆的大野智翘了眼手机,保持着姿势没有动弹。随后是邮件提醒声,直到铃声吵得他无法发呆下去才慢慢挪过去打开手机。


——看电视了吗?


是二宫发来的。大野智瞧了眼时钟,这时间段应该是小翔的节目,但应该差不多要结束了。


——没有。


按下发送键,却一直没有回复。


大野智不怎么看电视,无论是成员还是自己的,除了某个新闻节目。但二宫是相反会把成员的所有电视都看完,说不定还会录制下来。刚才或许是看到什么好笑的事找自己来说说吧,可惜没看哦什么也不能讨论。


大野智带着并不诚意的歉意将这事丢在一旁,继续在黑暗中发呆。


之后排练新曲时不知为何总是和成员错开,有点小小的寂寞感。大野智自嘲果然上了年纪就害怕一个人,还好周二的录制照常进行。


在去休息室的路上遇到还没清醒的松本润,低气压的成员顾不上语气,直接数落脸上的肤色差。一到休息室,大野智连忙逃离松本润,而自己位旁的二宫和也早就盘腿坐在那里忙着打游戏。


“今天大家都好早啊。”


大野智嘀咕道。


相叶雅纪凑了过来,“喂,事务所找你们谈话了没?”


“什么?”


并排坐在沙发上的两个小个子男人同时问。


“就是以前的那些,感情啦女人啦什么什么的。”


这两个男人同时摇头,“没有。”


“啊,啊,那么松润呢?”


“暂时还没。”


松本润尽管没睡醒但还是回答了相叶。


“唉?!那就是只有我咯?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我很危险吗?”


“谁让你上次自己说话不详,事务所自然会上心咯。”


二宫直截了当地指出可能性。


“但这次明明是小翔他……”


啪一声,二宫合上游戏机盖子丢在沙发上,一把揪住相叶用力拧他脑袋。


“都是你害的!大早上就害我输!赔我!赔我!”


大野好笑地看着成员打闹。


“早。”


最晚一个抵达的樱井翔走进休息室。


“早,没睡好?”


大野智指了指眼睛,樱井翔连忙取出小镜子,眼睛下方有着明显的黑眼圈。


“啊,糟糕,这么明显。昨晚反省会结束后不小心弄到很晚。”


“小翔救我!”


相叶不管什么黑眼圈,他好不容易从二宫手里逃脱,连忙躲到樱井背后。


“怎么怎么?”


“nino说我害他输游戏!”


“什么呀,原来是游戏输了啊。”


樱井翔见不是大事,放心地笑说。


“但追根究底还是因为小翔!”


“我?”


“刚才我们在说小翔……”


“笨蛋!”


二宫扑过去便给了相叶一拳,相叶忙着包头喊疼,话只说到一半。


“我什么?”


樱井一头雾水地问。


在给松本润倒咖啡的大野智同时也递给樱井翔一杯咖啡,“没事的,他们在闹着玩。”


尽管内心充满疑虑,但看到大野智的笑容,樱井翔放弃去计较相叶要说的话。


换上节目用的服装和造型,工作人员很快就来通知他们上台。


樱井翔放下报纸,最近不怎么离手的手机也丢回包中。五人各自起身准备出场,二宫恰好看见大野智扫过樱井翔的包,脸上微露出寂寞神色。二宫微愣,大野智很快恢复常态,跟在其他成员身后离开。


走在最尾的二宫跑上前,凑到大野智的后项轻声问:“电视你看了?”


大野智忽而一顿。从后方看去,他的耳脚微动。


“这是你停止不前的惩罚。”


略带冷酷的声音响起。


二宫能明显感觉到大野智身体的僵直,所以他在后轻推了一把。


“现在该往前走了。”


大野智被推得重心不稳,险些要摔倒。走在前方的樱井翔察觉到身后的异样,赶紧回身接住大野智。大野智露出以往的笑容,樱井翔用眼神确认大野智无恙后点头准备上台。


“没关系的。”似乎是说给自己听,又似乎说给二宫听。“起码我们现在面对同一个舞台。能够并肩看到一样的风景,这点很重要。”


大野智明白二宫的意思,二宫想让大野从樱井这里毕业,然后向新的未来迈开一步。然而——


大野智回头,脸上露出由衷的笑容。


“我现在很幸福。”


End.






非常有必要的后记解说:


看完夜会之后很想这么写,只是有点乱可能表达不清。SO是暧昧,但两人都没选择互相进一步,S选择普通女性,而O选择默默守护岚。而他们看到的风景,就是岚所在的舞台。S虽然选择普通女性,但应该能看得出他很在意O吧(大概?)。而对O来说,就算知道S的选择,只要能够和他(还有风组)一起看相同的风景就已经心满意足。。。。


嗯,其实这只是我在努力催眠自己的产物

评论
热度(35)
  1. shinDYZ没穿裤子的大叔组 转载了此文字
    给自己留底

© shinDYZ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