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ashi同人文主山组/润智,新增其他同人,详细见下方标签。非商用转载可以但请标注来源,请自觉尊重版权。

[山组]背后的你

不完全版 · 支配和服从(D/S设定),无BDSM,某种程度来说算OS?顺便祝头像君生日快乐

————————————————————————————————

01

在警察手册里有这么一条,凡是现场勘察时必须两人或以上一组进行侦察活动。樱井翔作为半新不旧的刑警自然是熟知这条规定,只是偶尔也会有特殊情况发生。

都内连续发生SM致死事件,死亡的总是承受那方,而另一方总是清除掉一切痕迹后消失。一开始警视厅以为这只是意外,可若连续发生的话就不再是意外。越来越多的共同点被发现,警探们一边带着微妙的心情一边抓紧追捕真凶。

“如果是樱井桑的话可得要小心。”同组成员在调查被害者的间隙盯着樱井翔的脸说。

“为什么?”樱井翔的眉头根本没机会舒展。

“因为厅里那些分析家们说凶手是针对外表出色又明显难以征服的人下手。总觉得若让对方知道樱井桑一定会忍不住下手。”

“你是在损我吗?”樱井翔微怒道。

“抱歉,只是开开玩笑轻松下。”同伴指了指眉间,暗示他们的情绪太过紧绷。

樱井翔叹口气,他是个相当认真的人,面对同伴的吊儿郎当总有些难以招架。可就是这吊儿郎当的同伴察觉到一个出现在多个死者身边的人,尽管只是边缘人物但他们绝不可能放过这条线索。

那人据说住在工厂附近,好像是哪家厂的工人但从来没有人确定。樱井翔仔细观察附近的工厂区,同伴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找了其中一家盘问,自然没有结果。

“法医说死者身上的痕迹很可能出自相同工具,依照纹路很可能是同一个手工打造的工具。工厂的确有机会打造这些东西,不过这里厂子多,怎么锁定呀?”同伴盘算道。

“一家家问总会有收获。”樱井翔说道,可他四处张望的样子让同伴有点心不定。

“你在看什么?”

“不知道,总觉得这附近有点奇怪。”

“怎讲?”

“好像有什么埋伏在周围。”

“直觉?不过以前樱井桑最不相信直觉。”同伴调侃道。

“是没有依据的直觉不可信。话说回来死者好歹也算是中产阶级或者差不多人士,如果真是住在工厂附近的那人犯案,死者又是如何和这个人相识?怎么看都是相处不同阶级的人。”

“的确很可疑。如果这条线没错的话一定还有我们没发现的内幕。”

“那些人事业上都处于平稳期,固定且良好的收入,与身份相符的交际圈,有或者没有伴侣但起码感情上并没出现多大问题……等等,总觉得这种情况很容易隐藏着问题。”樱井翔突然想到了什么。

同伴也恍然,“事业或者情感一帆风顺后突然对生活失去激情,所以想寻求刺激?但他们并没有加入同一个俱乐部,也没去过什么店……啊!我想起来这附近有间厂子是专门为娱乐场所制造装饰品或者道具的,有没可能通过这层关系?”

樱井翔眼睛一亮,“快去看看,说不定真能找出什么来。”

两人加快脚步,在纵横两条路的交界处时窜出一个人,那人抱着一箱子气球撞上他们,气球散了一地,那人手忙脚乱地去捡。樱井翔小心避开气球免得踩爆,却听同伴发出一声惨叫,回头只见同伴捂着腰侧摔了下去。在同伴背后,带着棒球帽只见露出下巴的男子面对樱井翔露出诡异笑容,随即转身便跑。

“站住!警察!”

樱井翔忙掏出枪空鸣,可刺伤同伴的人完全没有停下的意思,并且还以相当专业的姿势逃避樱井翔的射击。

“可恶。”樱井翔意识到情况危急,他只来得及报警呼叫救援,另一面又不甘心放跑可疑人而跟在那人身后奔跑于厂区间的小路。那个人似乎故意挑衅,若樱井翔险些失去跟踪目标时他便会停下来远远看着樱井翔,直到樱井翔再度跟上。

那人引得樱井翔钻入某个死胡同,在樱井翔还没有发现不对之处时猛然停下,并朝樱井翔抬下帽檐表示道歉。

“什……”话为来记得出口,身后重击直接把樱井翔击倒。

“游戏结束了,警察先生。”那人走过来,即将昏迷的樱井翔不寒而栗。他听过很多加害者说话,而这人的声音与那些人极为相近。

02

樱井翔醒来直觉的冷,他被人捆绑扔在地上。试图动一下身体但被禁锢的四肢上传来不舒服的感觉,眼睛被黑布蒙住更是无法观察环境。樱井翔不得不小心翼翼嗅着空气,结合接触的地面硬度和寒冷,樱井翔推测自己是被丢在仓库或者废弃屋之类的地方。聆听下四周声音,应该是被关在单独的房间里,门外有人走动和说话声,只是有段距离挺不透彻。樱井翔试图摆脱束缚,但不知是捆绑的人用力刁钻还是其他原因,樱井翔无法挪动身体。

“你醒了?”

相对安静的空间突然有人说话,樱井翔被吓得心脏狂跳。有双手把樱井翔从地上扶起,靠在一张椅子的椅后背。

“这样舒服点吗?”

说话的人与引拐樱井翔的并非同一人,后者的声音充满邪恶,而现在此人的声音平淡无奇。

樱井翔想回答,但嘴被绑住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随后他听到走动的声音,然后捆绑嘴的布条松动,一根管子从缝隙中伸进来。

“喝点水,你已经昏迷六个小时。”

六个小时?这时间足够绑匪搬运樱井翔到相当远的地方。

“你在想怎么逃脱吗?不过你没机会,在被玩弄够之前他不会放过你。”

若可以说话,樱井翔一定会问那个“他”是谁。

有纸张翻动的声音,还有金属碰撞的声音。樱井翔猛然醒觉,他的警察手册和手铐都被那些人搜走。

“唔,警察啊,照片拍得不错,笔记做得真认真,字也好看。”

樱井翔很不喜欢有人翻看自己的东西,尤其对面是犯罪同伙。

“不过很可惜,你们敌人很狡猾,依这个进度你们是抓不到他们。”

他们?樱井翔眉毛一动。

脚步声响起,那个人走到樱井翔跟前蹲下,樱井翔能感觉到那个人说话时的气息。

“Type!这样死的话很可惜,不过我又不想间接害自己,真烦恼呢。”

苦恼的语气中却带笑意,樱井翔认为这个人并没真的在烦恼。

“他还要过阵子才会回来,不然也不会让我看着你。嗯,这是个机会,你可别乱动哦。”

那个人起身离开,但没走远,大概是在找什么。很快又返回樱井翔身边,樱井翔忽感衣服被人撩起,腰侧一痛有什么东西扎进来。

“别害怕,这些量不致命但你会很不舒服。记住你要忍住它,就算再难受也不能表现出来。”那人伏在樱井翔的耳旁轻声说道。

樱井翔不知道自己被注射了什么,但本能告诉他是非常威胁的东西。没过多久他就知道自己料中,全身的感官变得极其敏锐,加上眼睛被遮住更使那些触感变得分明。他怀疑自己连空中的水分子都能感觉得到,可这都不是重点,樱井翔最大的问题是体内逐渐升起的内火沿着血液游走全身,他从脚尖到头皮没有一处不在叫嚣着,他的身体渴望着某种危险的事物。若不是被禁锢,樱井翔很怀疑自己会做出什么丢脸的事来。

“要忍住呀,绝对不能晕过去也不能表现出来。”

手指轻弹在樱井翔额头,痛感被无限放大,樱井翔用力克制也无法止住自己发出呜咽声。

“这可不行,你会输的。你不想死吧,而且死之前还要被扒光了挂起来从里到外地被人玩弄,就像这样。”

那人用一根手指沿着樱井翔的手臂一路扫过去,樱井翔紧绷的身体终于忍不住打颤。

“肌肉倒挺发达。”那人嘀咕道,“不愧是警察,身材就是好。”

此时的樱井翔恨不得一口咬断游走臂膀的手指。

那人长叹口气,“你可要努力习惯啊,不然无法完好地离开。”

樱井翔的意识开始溃散,他无法坚持去克制,只能任由体内的热火燃烧。

迷糊间樱井翔似乎听到有门开声,可能有人出去或者进来。隔了好一会儿他察觉到有人在对话,听不清内容但他能分辨出那道邪恶的声音,如同毒蛇一样攀附他的身体,令他作呕。相比下那道平淡无奇的声音就像一汪清水,从蛇的缝隙中轻抚他难受的地方。

“我觉得你先把事处理完再来和他玩,你的猎物逃不了。”平淡的声音说道。

“你在拦我?”这是邪恶的声音。

“我只是不想被上面的人惩罚,毕竟我现在是在帮你做事。”平淡的声音回答。

樱井翔不确定自己是否能记住这段话,因为他陷入彻底的黑暗。

03

当人在虚弱及饥饿状态下是格外容易吸收任何药物。

看守樱井翔的人每隔一段时间就注射令樱井翔燥热且会显露不雅的东西。不过那个人每次都在樱井翔耳边不断地说着樱井翔如果不抵抗住药性就会被这样那样很不好的对待,几番下来樱井翔还真能克制自己免受药物屈服。尽管很难受,但樱井翔朦胧察觉到那个人似乎在帮自己逃脱某种处置。尤其每当樱井翔听到那道邪恶的声音靠近他时,他总能听到平淡的声音隔开他与邪恶相处的空间。

“娱乐总会有机会,大餐留在最后只会更美味。而且你看他已经很久没摄入食物,饥饿更容易让他屈服,不正是你想见到的吗。”

“啧,我总觉得你在用各种利用拖延,但我又觉得你说得没错。”

“呼呼,我只是不想挨骂。”

“快了,交易很快就完成。不过你要的自由不受我控制。”

“我可不敢要,少挨骂已经谢天谢地。”

邪恶的声音很快离开,樱井翔推测这些人是个团伙,结合现状很可能是一个贩卖违禁药物的团伙,说不定还参与其他同样肮脏的活动。

“呼——总算走了。好像被怀疑,不过你已经被囚禁九十六小时,体内积累足够多。他再过不久就要找你,你会被绑在椅子或者其他什么上面,然后他要撕掉你衣服涂上精油,不管他打算怎么对你他都会先给你打上一针。剂量足够多但在安全范围内,他一向喜欢打针,万一玩过火也不会留下痕迹。但对你不安全,你不用几分钟就会抽搐会过敏反应,然后变得很糟糕。他对丢弃变脏的一切,就像之前那些人一样。我把存储器藏在你头发里,里面有他负责的那些生意往来以及账户,还有一些违禁品的详情,我能提供给你的都在里面。”

那个没事就喜欢戳樱井翔身体的手指轻轻抚摸樱井翔的脸颊,“这些是用你身体换来,可别浪费。”

无论樱井翔是否抗议或者接受,他的确如同之前被告知的那样被对待,在衣服被撕开的瞬间他感受到强烈的耻辱,如果现在给他一把抢说不定会一枪毙了眼前的人不带任何犹豫,可手脚被绑的严严实实根本就没机会了却身前的人或是自己。

不过也如同被告知的那样,樱井翔的确被打了一针,过敏反应很是激烈,甚至能听到邪恶的声音中充满嫌弃,随后他就像垃圾一样被取了下来。樱井翔在昏迷前庆幸残破的衣服还挂在身上。

再度恢复意识的时候是在医院,樱井翔不敢相信自己真的能逃出来。只是一旁的输液架上挂着大量药瓶让樱井翔明白自己并不是完好无损。

就算不看病例樱井翔也知道自己是药物中毒,暂时不知道有没有后遗症,但可以确定的是自己还活着。

“哟,我以为我肚子开花已经够惨,但我现在居然庆幸还好挨刀子的是我。”还在养伤的同仁坐在病床旁对樱井翔说。

“没死啊。”

“当然,你可是医疗队手忙脚乱很久救回来的。不过医生说你好像事先被注射过什么抗体,当毒素积累超过一定量之后那些抗体会中和你体内有害药物,不然医疗队再厉害也回天乏术。”

“那些人呢?”樱井翔指的是那个犯罪者及背后团伙。

“那个连环案件破了,主犯被抓,运气再好也只能在牢里过终生。”

“你们怎么发现我?”

“一部带着GPS监控的手机直接寄到本部,当时没人在意,可突然程序自动运行,本部的人就寻迹找到你半死不活躺着的酒店。随后发现在你头皮上被装带有定位功能的存储盘,本部就顺藤摸抓找到主犯和背后的组织。”

樱井翔松了口气,突然又睁开眼问,“全部抓起来了?”

“全部。”

那么那个设计让自己逃过一劫的人是不是也被抓了呢?樱井翔突然对此很没自信,从片段的交流中他听出那个集体后面还有个更大的组织,而那个人会为了他这个受害者而供出一切?樱井翔可不会天真认为有人会为了陌生人而牺牲自己的自由。

04

樱井翔花费了很久才让体内的药物残留彻底清除,在经过康复和调整期后他再度回到警局。组长建议他转入后勤,可樱井翔婉拒,前线警察遭受的考验远多于他经历的这些事,所以他宁愿当作磨炼而不是逃避。

樱井翔努力让自己回到之前的生活中,但他的身体及心理无法回到从前。在午夜梦回的时候他回想起那两个声音在他颈后徘徊,有时候他甚至想念那根手指,尽管是那根手指的主人害他产生一系列令人焦躁的变化,可那根手指也安抚过他。

在黑夜中,樱井翔发现之前一直没在意的事。味道,很淡的味道,可有可无细不可闻但不留神时却扑鼻的香味。樱井翔十分肯定那是出自人体的香味而不是任何外物。樱井翔无法分辨那是出自谁的味道,但现在回忆起来当他闻到这味道时就会安宁下来,他宁愿这是来自于平淡声音的那人味道。

樱井翔越来越惦记那人,抽着空后立即去了趟监狱,可令他惊讶的是监狱关押的人中没有那个邪恶声音的人,与此同时也没有平淡声音的人。

樱井翔感觉后背发凉,走出监狱回到阳光下也无法止住冷汗。

他们没有抓到真凶,那个组织也只是掩盖另一个庞大的集团,就像樱井翔最开始设想的那样。如今真凶还在外逃窜,樱井翔突然恐惧起来,他感觉那个邪恶存在很可能就埋伏在他四周,随时都有机会向他袭来。

突然樱井翔鼻翼煽动,那股有些怀念的安宁香味钻进鼻尖。

“哟,会玩捉迷藏吗?”平淡的声音从身后飘来。

樱井翔猛一转身,身后并没有人。他不知不觉中处在闹市区中,人流掩盖那股香味的主人。

“呼呼,警察先生果然现在这样最帅。我叫大野智,别忘了。”

声音带着香味消失了,但樱井翔肯定那个人依旧在,只要闭上眼他就能感受到那个人在他身后。

—End—

匆忙写完,有些乱。总结下就是S被变态绑架,O因为不能反抗变态所以用极端的手段救了S,但这个过程让S在心理上依恋O。然而O究竟是什么存在呢,我也不晓得= =不知道为什么写到后半段总有种O是变态的分身。。。绝对是错觉

设定是欧美三设定之一,觉得很带感忍不住冲动,所以一时逞快。。。

另外比哨兵还厉害的向导x不需要向导也能存在的哨兵感觉也挺带感,还有不装b的a与装a的b是不是也挺带感呢??没错,就是没有o的abo

评论
热度(8)

© shinDYZ | Powered by LOFTER